欧洲杯买球攻略試驗機 0514-86166160
您的當前位置:行業新聞

半邊錢的傳說

行業新聞

浏覽:次 2020-02-12 11:57:15

半邊錢的傳說

柳溪村有一對年輕夫妻,丈夫姓柳名碧青,年方二十,長得英俊,而且滿腹經綸。其妻巧姑,雖是個貌不出衆、沒有多少才學的農家女,卻賢惠良善,通情達理。夫妻倆感情甚笃,非常恩愛。

這一年京城大考,鄰村的趙公子邀柳碧青同行:“柳兄,你才華出衆,詩文過人,應試准中。現在京城大考,何不試試?如能高中,求個功名,也好榮耀門庭。”柳碧青聽後,覺得此話在理,便將此事告訴妻子。巧姑聽了也很高興,爲丈夫打點行裝,讓他同趙公子上京應試去了。

話說柳、趙二人同上京城赴考,一路上你說我笑,好不高興。一日,行至半路,柳碧青突然想起來,皇帝有一個刁蠻任性的公主揚言,要在今科考試高中的舉子中選一名招爲驸馬。若自己萬一被選中,豈不就要做那昧良心的陳世美,遭世人唾罵?就算奏明皇上,禀明自己已有妻室,但皇上要是不准,那可是抗旨之罪,要殺頭的。細細想來,自己還是不去的好。于是,他告別了趙公子,又回家去了。

柳碧青返回家中後,像個木頭人,一聲不語。巧姑見狀,覺得奇怪,丈夫明明同趙公子上京城赴考去了,怎麽突然又回來了呢?便問丈夫是怎麽一回事。柳碧青一時語塞,不知如何開口。是照實說呢,還是撒個謊呢?最後,他還是把不去赴考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。巧姑一聽,恍然大悟。

柳碧青棄考的舉動,深爲巧姑所感動。巧姑心想:他爲了我,留著一肚子才學,不去求取功名,不去貪圖榮華富貴,心甘情願陪著自己苦度時光,我作爲一個農家婦女,他深愛著的妻子,深知丈夫的才華,怎麽能不讓他去求取功名?巧姑左思右想,最後想到了死,她覺得只有自己死了,丈夫便無牽無挂,不爲夫妻之情所累,就可放心去求取功名。到那時,丈夫求得功名,也不枉自己對他一片真情厚愛。想到這裏,巧姑便將成婚陪嫁的元寶取出,砸爲兩半,一半裝在衣兜裏,另一半用寫有遺言的白手絹包好,放在桌上。然後,巧姑向屋後大河走去……

晚上,柳碧青從一位好友家回來,發現妻子不在,急得四處尋找。最後發現了手絹和包著的東西,打開一看,霎時驚呆了。

自此,柳碧青一直沒有再娶,隨身帶著妻子留下的半邊錢,更加勤奮讀書。一晃十年過去,京城又逢大考。柳碧青想著已經死去整整十年的妻子對自己的一片真情,決心再一次上京應試,如能高中,也不枉黃泉之下妻子的一番苦心。

應試之後,柳碧青隨即回家。這一天,他走到一個傍山依水的小客店,天已黑了下來,便決定在此投宿。這家店只有店主老兩口和他們的女兒杏春。老板娘叫杏春給柳碧青客房掌燈。杏春點著燈進來,看了一眼柳公子,急忙低下頭去。柳公子也看了一眼杏春,覺得眼前這女子有些奇怪,朦胧燭火間,越發覺得這女子似曾相識,十分熟悉,卻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。柳碧青還在猶豫時,杏春已經放下燭火,轉身走出了房間。

老板娘見女兒杏春慌慌張張從客房裏走出來,不知發生了什麽事,急忙詢問。杏春說:“這位公子好像就是我的丈夫柳碧青,請您幫忙去問問他的身世。”老板娘估計柳碧青還未用晚餐,就准備了飯菜端進他的房間。柳碧青見老板娘端著飯菜進來,十分感激,連忙起身道謝。老板娘將飯菜放在柳碧青面前,開口問他的家庭身世。柳碧青看到老板娘是個熱心腸的人,便把自己十年前妻子不知去向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娓娓道來,並說他的妻子叫巧姑,人品長相跟老板娘家的這位小姐極爲相像。老板娘一聽,便高興地說:“這就對了,我的女兒原名就叫巧姑,後來改爲杏春的。”柳碧青一聽,忙問怎麽回事。老板娘便說:“不忙,叫我老頭子來講給你聽。”說著,便喜滋滋拉著自己丈夫走進來。店老板見柳碧青儀表非凡,彬彬有禮,心想:這公子日後定非等閑之輩,如果真是女兒的丈夫,那真是喜從天降。他便不慌不忙把杏春一名的來曆講給柳碧青聽。

十年前的一天,小店裏來了幾位住店的有錢人,店裏沒有什麽好菜待客,店老板便到不遠處的大河裏去捕魚,忽然看見淺水沙地上躺著一個人。他過去一看,是一個落水的年輕女子,他把手放在女子鼻子前,似乎還有些氣息,就急忙將女子背回家。經過一番搶救,女子起死回生般醒了過來。她流著眼淚,將自己的身世和投河自盡的前後經過告訴了店老板夫婦。店老板夫婦聽了女子的講述,十分感動:天下竟有這樣爲了丈夫的功名前程而舍生忘死的好女子!店老板老兩口年過半百,膝下無兒無女,便征得巧姑的同意收她爲義女。巧姑對店老板夫婦感恩戴德,願意拜認兩位爲義父義母,並把自己的名字改爲杏春。柳碧青邊聽邊流淚,問店老板,巧姑爲何改名爲杏春。店老板解釋道,巧姑說是“幸存”的意思,以此名字作紀念,感謝他的救命之恩。

柳碧青聽完店老板的講述後,認定這杏春姑娘就是他的妻子巧姑。店老板說:“柳公子,不是我不相信你,杏春過去曾經對我說過,她和丈夫訣別時,留下了半邊元寶,她自己至今留著另半邊。這留下的半邊元寶,你有嗎?”柳碧青忙說:“有,有。”說著便從身上拿出半邊元寶來遞給店老板夫婦。店老板將這半邊錢急忙拿去給杏春看。杏春和自己的半邊元寶一對,果然天衣無縫。杏春哭著從閨房裏跑出來,喊著丈夫的名字!柳碧青緊緊地擁抱著巧姑,兩個人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場。

柳碧青擦幹眼淚,撲通一聲跪倒在店老板夫婦面前,感激地說:“恩人在上,受小生一拜。二老的大恩大德,我沒齒不忘。如果二老不嫌棄,我就拜認二老爲義父、義母。”店老板夫婦哪有不允之理,高興還來不及呢!連忙答應,扶他起來,喜得合不攏嘴。

當晚,柳碧青與巧姑夫妻團圓,同床共枕,說不盡的知心話,道不盡的纏綿情。

次日,一班傳旨差人急速尋到此店,找到柳碧青:“聖旨到。”這一喊,倒把柳碧青嚇了一跳。一定神,方知道自己是中了狀元。現在差人前來,是召自己進宮。柳碧青接過聖旨,也不敢怠慢,隨差人進宮去了。

到了皇宮,柳公子謝過萬歲,便把店主夫婦和妻子杏春(巧姑)接進京城。皇上親授杏春鳳冠,封賜一品诰命夫人。真乃是“人亦有情天作美,蟒袍鳳冠喜成雙”。